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魔忍乱世】【第21章 舐犊深情可分别,无间龙池惑残天】【作者: lb6144】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进入直播间
来啦
3898
查看: 536|回复: 0

[穿越玄幻] 【魔忍乱世】【第21章 舐犊深情可分别,无间龙池惑残天】【作者: lb6144】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7

25

主题

36

帖子

106

积分

Level 7

积分
106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23: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czy0115 于 2020-3-24 11:17 编辑

【性吧原创】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欢迎加入性吧论坛.com——原创作者:作者ID lb6144

  “他们过来了。”时刻关注着外面的七瀬恋远远就看见挣出人群的姮羽三人,紧张的道,整理了一下仪容,想下车,看看车内的人,又有些犹豫,她是知心的女孩,怕自己不听话的行为给姮羽带来麻烦,又怕不知礼节的行为让姮羽双亲产生恶感,一时不知如何才好。

  “哪呢?”胧遥望着,看见姮羽掺着一位中年女性,一个中年男子跟在身侧,形貌平常,典型的东方面孔的普通父母,“他们啊,看着和姮羽一点都不像。”

  “不错。”英格丽德也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这么说也太失礼了吧。”七瀬恋犹豫的说。

  “管他呢,我们是不是要下去迎接才不算失礼?”胧眼珠一转,率先下车,完全不理会七瀬恋提醒她姮羽交代的话,七瀬恋见她已经下车,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下来,英格丽德见此觉得呆在车上与骑士礼仪有碍,也跟着下来。

  “爸爸、妈妈,午安!”胧一下车,正好姮羽和父母也走了过来,她标准的日式鞠躬问候道。

  姮羽走进的过程就在怕她们自作主张,他特意加快了步伐,还是没有避开,他瞪了一眼得意的胧。母亲闻言看着眼前个子高挺,知礼的短发漂亮姑娘有些欣喜,父亲怀疑的瞟了眼姮羽,有些不相信。然而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车上突然又下来两个姑娘,一个身材相对娇小的粉棕色长发少女,对他们也是有礼的一躬,问候道:“伯父、伯母,午安,我是恋。”

  “你是恋?”母亲诧异回看着这个姑娘,她就是通电话的那个温柔姑娘,那这个姑娘是谁?母亲瞄了一眼珑。

  “你们就是我这奴仆的两位尊上,午安。”英格丽德与她们俩不同,她行了一个西方式的淑女礼,真是难为她了,她可能是从几百年的记忆深处好不容易回想起来的。

  “你们好,你们好,都长得真好看。”母亲惊异的看着身材高挑的褐色皮肤异族女人,心里巨震,忍不住转头问姮羽,“这是怎么回事?”

  “回车上去。”姮羽懊恼的轻斥一声,他就知道叮嘱没用,果然如此,为今之计,只能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了,“爸妈,你们先别管,先上车,回去再说,不是这辆,这边!”姮羽把父母带到曲影车那,拉开车门安排他们上车。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辛苦了。”得,忘了还有曲影在呢。

  “你……你好,咦你不是小羽公司的老总吗?”父亲看清楚驾驶座的女人怔怔的道。

  “你怎么认识的?”姮羽惊讶的问。

  “别说了,你刚工作时,我们不放心,在你们公司去过。”母亲解释,“回吧,我是真有些看不懂了,妈心里有点怕。”

  姮羽心里一暖:“没事的,回去再跟你们说。影姐,麻烦你了。”

  “放心。”曲影回答。姮羽拍拍母亲的手,安慰性地看了父亲一眼,回去开车跟在曲影身后。

  母亲和父亲交流着眼神,不好意思说话,曲影也不是多话的人,一路静默。姮羽想着父母的眼神,神思不属。

  “姮羽,你不会生气了吧?”胧蛮横的问。

  “对不起,羽君。”七瀬恋直接道歉。

  “你还想让我屈尊不成?”英格丽德道。

  姮羽闻言回过神,噗嗤一笑。

  “怎么样,我们给你长威风吧。”胧笑道。

  “他们是我的父母亲,要什么威风。”姮羽无所谓的说道,“你们别吓着他们才是正经。”

  “我们吓着他们了吗?”七瀬恋紧张的问。

  “没事,没事,他们很喜欢你们,倒是我可能吓着他们了。”姮羽道。

  “人类果然肤浅。”英格丽德道。

  ………………

  “你老实说,她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经历了非常规格的迎接后,两位尊长既莫名其妙,又胆战心惊,这不是他们的孩子该经历的事情。

  姮羽并不知道如何可以令父母不必担心,就算他撒了平和的慌,仍然会被任性的女人们破坏的一干二净,归根结底,姮羽相对于早已叱咤风云的“她们”,显得极为平庸而又普通,如果不是无可理解的缘分,她们怎么可能看得上姮羽这种平凡的人类。

  对于父母,姮羽心存理所当然的感激,这无关人性,只是生命社会性的延伸。针对父母的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违反常识的状况。

  不过姮羽小瞧了父母亲几十年的阅历,尽管不了解真相,他们之于父母对于姮羽不求回报的舐犊深情,无可辩驳。他们一辈子除了短暂的热恋都在为着这个延续的生命而奔波,他们期盼平安也祈愿他的幸福,无关对错。父母与孩子,孩子与父母,从来都是幸福的相对论。

  “算了,不说了,只要她们对你好,你能做到一个男人应该做到的责任,我们不该干涉你的隐私。”父亲的话语让姮羽颇感愧疚。

  “我总觉得不好,她们看着都很优秀。虽然你也是最棒的。妈希望你平安、快乐。”母亲只有对他幸福的期盼。

  “爸妈,你们放心,我自有我的打算。不管如何,我都不会给你们丢脸。”

  父母对视了一眼:“你误会了,自己的孩子无所谓丢脸与否,我们只希望你平平安安,你是我们最好的宝贝。千万别因为我们,委屈了自己。”这样的安慰,让姮羽极为感动,这可能只有平常人想象中的父母才会说出这种话。支配,一向是所谓父母的创造之于干涉的利器,所谓己出,常常如此。

  所谓父母,女人们也有对此的讨论与定义,对于男人的大义凛然、面红耳赤不同,女人更关注一点,他们的感情是否单纯。讨好变成了重点,在姮羽无可奈何中,一出与世不同的闹剧展现在这个别墅的边边角角。

  “爸爸,妈妈,催眠可以看出彼此潜意识深处的真心,爸爸,您有些好色哦,妈妈,您心事有些重……”珑利用自己的催眠做着心理辅导,她可能真的忽略了非常之外平常的意义。

  “我是贵族骑士。姮羽能得我青睐是他的幸运,汝等也可得此荣光。”莫名的话语让父母莫名其妙,但还是接受英格丽德的好意,接受她骑士的尊贵赠礼。

  “这个味道怎么样,咸了,还是甜了……”父母对平常的七瀬恋最是满意,她的温柔与谦恭完全符合一个完美儿媳妇的概念。不至于像在话语不多的曲影身边那么有压力。

  父母对于别墅中的一切都已经了如指掌,包括无知的女人们对于白木芽衣子的臆测,他们亲切的看望了这个还在昏迷中的身体成熟的美少女,然后痛骂了姮羽一顿。

  对于违反社会公俗,父母既担忧又担心,他们不怕孩子的幸福,只怕世人的谩骂和嫉妒,孩子的生活幸福与否,社会是检验的工具,他们的意识里这是真理。

  冲突在所难免。

  “你们的家人呢?我们可否见见。”

  “没有。”

  “死了!”

  “别在意他们!”

  “饭好了,您觉得怎么样?”

  “得,我们得走了。”父母的年龄与观念与现在姮羽的世界格格不入,与其勉强,不如祝福,“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们都希望你们以后好好的。”

  “姮羽,这是你出生的时候,带来的东西,你已经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父母递给姮羽一件朴实无华的石块,既不是玉石也不像天然的宝石,“有什么事,给我们说,我们永远是你的爸妈,永远站在你身后。”父母的话从来没有让姮羽觉得如此像父母过,也同时觉得所谓长大也许就是父母的放手与最后一次说我还可以是你的后盾。

  送别了父母,这一次姮羽是执意单独去的,从未有这样的感觉,也许从今以后与父母单独相处的时间会无限减少或者不复存在了。看着父母远去,姮羽第一次觉得舍不得,也许这与他不再寻常的预感关联吧。

  车窗外的姮羽渐渐不见踪影,母亲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我就知道,知道这一天会来,没想到这么快……”

  父亲搂住母亲的肩膀,轻轻拍打,低声安慰:“孩子长大了,我们该放开手了,他有他的人生。”

  ……

  “你是否已清楚,一入龙池无退路,万般造化不由人。”一个一团薄雾遮掩面目不清道骨不凡的儒服男子说道。

  “我想清楚了。我要去!”女子咬住嘴唇几乎出血,继而坚定的道。

  一座瑰丽阴沉的山洞矗立在眼前,内里传出来的高昂啸声,既像是冷风穿窜山洞的声音,又像什么猛兽挣扎的嚎叫。

  “那你便去吧,记住我教你的法诀,千万抵御无边欲海,保持神识清明,否则,你会与许多贪婪的人一样,被骨蚀魂消。”

  “我记得了。”女子青春的脸上一片决绝。

  “丹孕之日,便是生天之时。它们不会阻止那时的你。”男子手掐法诀,洞口莫大的吸力突如其来,女子早就知道一般,舒缓身体,任狂风席卷,瞬息消失在无间龙池,“希望你能成功,不要像之前的女人们一样沉沦欲海,省的师傅还要另找她人。”男子喃喃自语,望了眼天际,“又来了一个吗?也该开始了。……恩,就把她放出去吧,一定会发生有趣的事。”

  龙池深处,这里的世界仿佛异世,瑰丽的空间满是魔法结晶,闪耀着深沉美妙的异彩,让女子目光流转,一时忘了来此的目的。直到一声龙吼,震耳欲聋,让她从沉醉中惊醒,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仍然被吓得够呛,心理不由泛起一丝后悔。

  “又是这种小不点?”一个绿色的大脑袋探了过来,一只眼睛已经和女子的身高一般大了,迷幻的瞳孔里清晰的倒影出女子的赤裸身体,这一次她看清了自己,回忆袭来,她不再迷茫,若是不成不如死在这里。

  “滚开!”一个黑色的大脑袋凑了过来,把那只绿龙挤了个轱辘,灼热的呼吸,让女子发梢都弯曲起来,“无耻的人类,又搞这种把戏,我们是大地的守护神,竟被羁押在这种鬼地方,好久没吃人肉了,不过这么小一点,塞牙缝都不够啊。”黑龙张开血盆大口向女子吞噬而来。

  “你们看这是什么?”女子撕碎手中包裹的符咒,一股异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黑龙首当其冲,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飓风一般吹得女子连着手中的东西滚到墙角,包裹里的胶状物喷散开来,如果冻一般裹住了女子。

  “地母阴香?”绿龙一咕噜游过来,鼻子不住翕动,“翡翠梦境。”一瞬间天地改了颜色,梦幻般的仙境出现在女子面前。

  然而,“天火漫世!”一身巨吼,红色的火焰从空明而降,瞬间蔓延整个梦境,化为一片虚无,连女子也被灼伤。

  “生命赞歌!”随着柔和的女性嗓音,一股温润的温暖侵润整个身体,痛苦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眼前一个红色的巨龙温和的看着女子。

  “你们胆敢和我挣?”黑龙气急败坏,张大嘴喷出一道充斥整个空间的烈火。“绝对零度。”一个青年嗓音沉静的道,火焰被压缩冷却,黑龙更怒,火力全开,蓝龙也不甘示弱,两者相互碰撞,地洞被冲天的毁灭能量所扰,一股令人胆寒的光晕开始酝酿。

  “你们还不停手,禁制要被触动了。”红龙吼道,绿龙翅膀捂着脑袋缩成一团。

  “时空转换。”一个稚嫩的声音,空间中充斥的魔法瞬间消失无踪,“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奶声奶气的声音有些萌,若不是他同样巨大无比的金色脑袋,让人以为那还是个孩子,“咦,什么东西这么好闻,红龙,你在吃独食?空间转移!”红龙早有防备一般,“生命链接。”空间转移连同红龙一起传送到了青铜龙面前。

  “太大了,我要死了,你怎么会有肉棒,为何这么大,救命啊……我要死了……”女子凄惨的尖叫着,她的肚子鼓起一大块,血丝清晰的浮现在几近透明的肚皮。刚才一瞬间的走神就被红龙亮出的巨大兽茎,冲破了身体,那与五六十米庞大身体匹配的巨大尺寸,只是十分之一已经让女子昏死数次,又在魔法碰撞撕裂的痛苦里幽幽醒转,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撑裂成两半了,从胸口往下,身体分裂成两半,只有挤压到扩张至极限的皮肤最边落处呻吟的内脏告诉她她还没有完全分开,但难以遏制的死亡感,让她全身战栗,挤压磨蹭着身体里扩张的巨物。

  “和他们在一起,不变性烦也烦死了。人类,你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你轻易死的,有我们天赋的守护魔法在,只要你不想死,我们就能保住你的生命。”红龙温柔女性嗓音像慈祥的母亲,完全不匹配她身子底下兽茎进出挤压女子阴道的暴力,以及它嘴边流出的倾盆口水。

  “梦幻乐园。”绿龙中性的年少嗓音一出,一股精神波动影响女子的脑海,一瞬间撕裂的疼痛感消失不见,被压制的快感如此猛烈,瞬间吞噬了她的神志。

  “火焰坟场。”一股灼痛让女子崩散的神识汇聚在一起,免去被欲感冲击的神魂消散,身上缠绕着一股温度奇高的明火,穿过身体内外流窜。

  “禁魔之体!总是这么莽撞,小心烤焦了。”在火焰中欲仙欲死的身体再也不会觉得要被烤熟了。

  “恩~,空间延伸。”青铜龙道,“这下不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了。”女子觉得周围包括自身的空间感瞬间不同了,明明自己还是那么矮小,但是红龙竟然可以把自己三四米长的兽茎全部塞进她的体内。并且她并没有感觉到某一部分的消失,那个长度、粗度、热度、肉茎上鼓动的核桃大小的颗粒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哦,好爽,我的肉茎要飞了,她那里边太紧了,咬的本女王好舒服啊。”红龙爆裂操干小不点女子的丑态完全不像个声音温柔的女王,她的口涎,不断的从嘴角留下,洗刷着女子的身体。在恶心之外,女子感觉一股勃勃的生机在自己身体里酝酿,生长。

  “呸,恶心的雌龙。”黑龙不屑的道,身子凑上前去,比红龙长一倍的兽茎硬生生从她们两个身体紧密处挤进去,早已被红龙雌涎润滑的身体,没有窒碍便穿进女子后边空闲的屁股洞里,双倍的扩张,虽然有青铜龙的空间延伸,肚子仍然鼓大了一截,像一座小山一般,完全阻隔了女子的视线,然而在女子的感觉里,自己身体不只是这么“小”,在冥冥的脑海里,自己此时已经四分五裂,身体的每一块都在向她传达着快感,螺旋带着数万度高温的黑龙兽茎,像核爆一般在女子体内不停的爆炸,浓烈的快感几乎炸碎她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意识。

  “呃,好舒服,死了,我要死了,要被干死了,我裂开了,四分……五裂,上天了,飞了,哦……”女子口眼歪斜,难以管理自己的表情,眼泪鼻涕口水糊满了整个脸颊,快感导致的面部变形,已经难以辨认她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妈的,我操……”黑龙吼声震天,每吼一声,兽茎喷出一股灼热的龙精,充塞着女子内部的身体空间。

  “不介意我此时凑个热闹吧。”蓝龙嘴上虽然说得客气可是动作一点也不客气,比任何人都长的细长而软绵的兽茎从女子关不上的嘴巴进入,没在口腔逗留多久便深入喉咙、食道、胃袋、消化道、大肠、小肠,最后与黑龙的兽茎相遇,激烈的争夺女子体内的空间,打通的身体脉络因为两人兽茎的战争大股的龙精从各个通道涌出体外,不一会就积攒了一个小泊,里边包含红龙的口水精液,女子不断高潮喷出的淫液和失禁的淡色尿液。

  绿龙急的团团转,他最小实力最弱,见它们已经占据了各处主要通道,它一眨眼,早已勃起的兽茎分裂成无数缕,覆盖到女子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只要是可以进出的洞口,它都在尝试着钻进去,鼻孔、耳洞、乳孔、肚脐、尿道……

  女子已经疯了,她想运用起男子交给她的法诀,明明法诀那么清晰,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在脑海里,可是就是不能运用意识运转,身体的快感从身体的每个角落向她袭击而来,她全身麻痹,脑袋麻痹,连意识也麻痹了。她希望永远这样,永远沉醉在这无休无止的快感里,那巨大的满足感,比起渺小身体更广阔的充实感,比微小生殖器更宽广的性欲快感,让她的脑子里什么都剩不下了,只有:草死我,草死我,草死我……

  “别扔下我啊。”奶声奶气的声音不满道,此时已经没有了他的任何位置,然而对于擅长空间魔法的它来说,这根本不成问题,一个空间传送,他进入了一个被白汤和肉柱充塞的温室,它强硬的占据了这块地方,巨大的身躯并未变小,只是空间的法则让腔体可以容纳,在女子的感觉里她完全可以感受到子宫内部突然出现的庞然巨物,虽然肚子只是稍微又大了一点点,但在女子的意识里。完全不是现实那样,在她的意识里,她已经被五色龙茎撑得身体变形,畸变成一团被操做的臭肉,随着青铜龙的进入,她的身体更是向一座百米高的巨大肉山一样,一座快感的肉山,一座欲望的肉山。青铜龙兽茎虽然只有一条,它却利用它的空间本领,同时在两条输卵管耸动,犹如疯狂运行的着火的活塞,冲撞拉扯着女子的卵巢,卵子在生命元素的刺激下,无限的分泌增殖着。

  女子脑海中的法诀随着舒服的令人疯狂的快感渐渐淡去,也许只要片刻,她便会永远沉醉在这无间欲海,不死不休:沉沦吧,堕落吧,这样的舒服,这样的快感,这样的每一寸皮肤,都在被侵犯的感觉,永远也不要停歇。再见了,姮羽……

  “姮羽?”喃喃:那是谁?我为什么要给他说再见,我不是要永远永远这么舒服吗?连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也要被这些巨龙的兽茎侵犯,永远这么不动的,做它们的肉器。不!女子忽然惊醒,脑海中乍然一闪,无数的记忆与意识充斥脑海,法诀自然而然而起,炼化巨龙们守护的力量,炼化巨龙们射入她体内的生命之精,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渐渐的不知多久她也可以开始有反击的力量了,“你等着,姮羽。我一定让你后悔。”女子暗暗发誓,主动耸动身体回应巨龙们的侵犯,甚至让青铜龙把每一只巨龙放进子宫,与她的爱巢亲密接触,只要孕育出龙丹,她就可以出去了。现在她真欲罢不能了,子宫深处的律动实在令人疯狂,意识越敏锐,越难以抗拒变形乃至变态的欲望,意识里,她化为一座被兽茎、龙体挖掘的畸形肉山,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她的意识,崩散她过去的常识,蛊惑着她的神智。

  ……

  莫名的姮羽回到住处时,女人们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近处才看见女人们正研究着那块父母留下的奇怪石头。

  “看着很普通吗,没有什么稀奇。”珑虽然如此说着,眼中的贪婪怎么也掩盖不住。

  “远古的传说吗?可惜历次大战,典籍佚失不胜数,已难以考究,也许布拉格大人……”英格丽德看着曲影手中的石块,见姮羽挤进来,不再多说。

  “一块破石头,聊得这么起劲?”姮羽虽然如此说着,还是拿过石头端详,朴实无华,怎么看都是一件极为普通的石块,甚至比大多数石块更加丑陋,不规则,局部扁平,摸了一下锋利的边角,触感极为润滑,倒是有趣,好像包浆的玉石一样。

  “啊,你流血了。”七瀬恋急急忙忙的取出医疗箱帮姮羽包扎,姮羽却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锋锐,普通刀刃伤不了的皮肤却莫名其妙的被划破了,这石头真不寻常?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姮羽翻来覆去看,除了局部的“锋锐”可以割破皮肤,还是与普通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七瀬恋包扎姮羽的手指,小心的抬起眼睛道:“姐姐说这是一块‘天’。”

  “天?什么是天?”姮羽有些茫然,所谓的天是说的天空的天吗?

  “不错,若是我没看错,这确是是一块残天。”曲影道,“她们不清楚,你可知道共工怒触不周山,天塌地倾,女娲补天的故事?”

  “听过,远古时,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在不周山大战,共工大败,恼羞成怒触不周山,致天柱折,绝地维,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女娲不忍生灵受难,炼五色石补天,折神鳖四足撑四极。”姮羽道,“可是这与这块石头又用何关?”

  “那我问你,破损的天去了哪里?”

  姮羽有些想笑,但是看曲影严肃的表情,忍住道:“这不是都是神话故事吗?现在人类都已经突破的地球,所谓的天空,只是1000千米的大气层而已。”

  “那是你们人类自以为是而已。远古时,盘古开天,清气上扬以为天,浊气下降以为地,天愈高,地越沉,天地以成世界。后共工触周山,女娲炼石以补之,你可能会说天为轻清何补之有。然而于我们来说,女娲所补乃是有形的天道。是太古时便存在的天道,在自然的造化里,道分两仪成就的天地,生灵以天地为根,寻求变数、寻求天道,所见之天,便是生灵迈向神灵的道路,那时天便是天,所以有云:‘天清上扬以无极’。后来,人类追求万物之理,研究微观粒子的道理。天道浑然分解,利用物理观测物理,用沧海一粟欲望极苍穹宇宙。如何能看见天,宇宙亘古,以前生灵能看到天,如今人们却看不到天道了,你探寻的方式会决定你能看到的‘道’。”

  “到底是虚的道?还是实在的天?”

  “道为何不能是实?天从来都是悬在头顶实在的天。”

  曲影的话不但姮羽不能理解,连英格丽德和珑也不能理解,在她的眼中,难道世界是呈现不一样的颜色吗。叫姮羽说,这块石头如果真是所谓的天的残片,人类通过粒子研究宇宙,从修身修神转为探寻万物之理,那是不是说,对于宇宙来讲,不论生灵追寻哪条道路,只是天道不同而已,如今只是看不见、走不通修身之道的一些人想走一条解析身外之物、万物道理的格物之道看见道途尽处的天,知多行少所以望不见天吗?

  这块石头如果是天?难道是所谓的次元壁吗?说起来英格丽德、珑她们不是从异世界来的吗?姮羽还是想岔了,却也是人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局限性所致,天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平行世界次元壁,它是更高维度的“隔膜”,也许是连曲影等修身之人也不能完全理解的东西。不过论道却没什么差错。

  【未完待续】

  字数:6,763



打赏

参与人数 2银币 +5 金币 +132 贡献 +6 原创 +1 收起 理由
蕾咪莉亚 + 5 + 2 [打赏]这个主题我喜欢!
czy0115 + 130 + 6 + 1 [评分]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打赏

a
————————————————————————————————————————————————————————————————————————
【每日活动:杏币金币免费领】—【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杏吧有你.tv】永远不迷路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微杏APP
签到中心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2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第一坊大秀杏耀娱乐钻石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0-4-9 16:15